中国为何携手诸强调停「俄乌战事」

作者:汤名晖, 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博士生 台湾丝路文化协会副书长

    俄乌战事至今已近一个月,如何牵动国际体系与地缘枢纽是否发生变化,成为欧亚大陆两侧国家高度关切的议题。离岸平衡的美国、压力前沿的欧洲、慎思观望的中国、不甘寂寞的印度,以及坐处局中的俄国,合纵连横所牵动的权力与关系的双重平衡,排布着以中美关系为主的「欧亚五霸」大棋局。

    以国力观之,当前以美国为最,中国次之,因此被视为最大的潜在挑战者。美欧虽跨大洋,但具备共同的自由民主价值与文化脉络,虽偶有经贸摩擦仍具身分认同;俄印南北围中,俄国输出印度的军事系统也大多优于授予中国者,印度同时有美俄支持,分散中国注意力;中俄之间既有相近的利益,但陆上边境长达4,209公里,存有复杂历史矛盾。

    各种关系与形势的制约,使得中国背无倚靠,好不容易以「一带一路」远交欧非两洲,才开展出不同以往地缘政治的新境遇。如今俄乌战事,将使中欧关系蒙上变量,更使中国慎思如何调停俄乌战事。

一,美国整合盟邦 海陆围堵中俄

    作为当今「一超多强」格局的美国,面对俄乌战事引动欧亚大陆两侧的震荡,更倾向以「离岸平衡」思维,联合盟邦围堵欧亚大陆可能的潜在挑战者。美国退出CPTPP后,缺少能与中国平衡地区关系的政策工具,侧重以围堵思维的QUAD制衡中国。美国虽不如以往可凭一己之力,确保地区稳定,但仍有核威慑能力与一定的传统军事力量,制衡印太局势。

    今日的美国有赖盟邦同时兼顾欧亚大陆两侧场域,欧洲与印太各国加强军事国防的投入为美国所乐见。美国一方面强化盟邦的战略韧性,盘算战后重建计划,藉以拒止中国可能的经济介入,同时运用地缘政治的压力促使中国与俄国共舞,意图使中俄长期陷入「俄乌战事」而困于欧亚大陆内线,即便印度在美俄之间左右逢源,但印度更想见中国苦于捐输俄国,不时在后旁顾。

二,欧洲虽强军经武 但难解人道问题

    北约的欧洲盟邦持续加强国防预算投入,以符合GDP2%的标准,德国和法国国会一改2020年前的态势,积极通过特别预算案国,德国更宣布将购入35架F-35战斗机以及15架台风战斗机。一向避世的北欧国家也一改立场,丹麦宣布提高国防预算至GDP的2%;6月还将举办公投,推翻不参与欧盟军事活动的政策。瑞典国防部长胡尔特奎斯特(Peter Hultqvist)也宣布,将增加30亿克朗的军费,加速瑞典重新武装。

   欧洲各国力图强军之时,涌入欧洲的乌克兰难民是自第二战以来之最,区域团结也面临歧见。波兰总统杜达(Andrzej Duda)10日与美国副总统贺锦丽(Kamala Harris)召开记者会时说:「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国际帮助,最后可能变成一场人道灾难。」难民正开始对东欧国家构成资源上的压力,亟需西欧与美国的支持。

    但英国此前表示,不会为乌克兰人提供难民身分,美国至今也未有难民收容计划,长此延续尚未消化的叙利亚难民问题,加之西欧各国既有的社福预算压力,欧洲各国的财政分配与负担恐成歧见,战局恶化将加重欧洲各国中长期的人道压力和经济负担。因此欧盟实需要中美两国分头介入来争取时间,方能实现强军经武和安顿难民。

三,中国力求稳定 寻求关系平衡

    中国民间对俄国一面倒的民族主义声浪虽看似政治正确,但回顾国家发展的本质,俄国主要从供应自然资源从中国获利,但欧盟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外贸伙伴。今年前2月,中欧贸易比去年同期增长14.8%,达1371.6亿美元,比东盟双边贸易额多5.7亿美元,中国的经济成长动能要能实现5.5%的目标,必然得重视欧盟意见,介入俄乌战事稳定欧盟市场,才是政局稳定的核心利益。

    若中国深陷立场问题与俄国共舞,势必使东欧各国重新评估「一带一路」是否弊大于利,恐遭受欧亚大陆双头遭受围堵。未来若欧洲各国与美国立场更为接近,加强检核中国对东欧的投资项目内容,经贸上恐沦「为一只北极熊,失去整片青翠繁盛的森林」。俄乌战事已伤害中国最重要的军工科技来源,若在失去欧盟市场或错过今年签署「中欧全面贸易协议」的机会,恐怕不雅于俄罗斯遭制裁的损失。

    中俄之间高于国际价格的天然气管线现在成为俄国经济的救命导管,中国与欧盟在天然气问题上同样被俄国牵制,两地民间都难以为冬天付出高昂的费用。中欧双方基于相同的利害关系,为平抑天然气价格而调停或介入俄乌战事实在情理之中,中国虽不若欧洲有选举压力,但总不好在经济问题上持续失血,影响到中国稳定发展所需的局势。

四,中国自损八百 成就「新俄罗斯」?

     若放任由意识形态主导中俄关系,美国与盟邦之间的价值认同也将更为深刻,中国将更难尝试解构。如今欧亚大陆另一侧的日韩两国已表达反俄声音,更不乐见中国支持俄国,韩国新政府也表达明确反中,亲俄的中国与之患,恐沦为「贫穷轴心」,中国将花费更多时间与资源实现「一带一路」的战略目标。为确保事态不会持续失控,由中国出面节制战局,接触各方回到谈判桌,符合中国利益,也给俄国停战台阶。

    倘若中国选择支持俄国了结俄乌战事,地缘政治上最大得利者无非俄国。首先,「一带一路」将无法透过乌克兰路径前进东欧,终将断轨于中亚与高加索地区。中国若无限制为俄国提供经济与战略援助,未达全球外汇储备体系10%的人民币系统也将被卢布拖累,最终还要概括承受俄罗斯的呆账与国营企业欠款。俄罗斯若能成功整并乌克兰的丰富自然资源和军事科技,国力自然大增,但中国未能得寸土厘利。

五,会盟诸强调停,从中美对话开始

     春秋时期的五霸要能会盟诸侯,需先以「尊王攘夷」作为义战名分,恢复遭破坏的国际秩序,重建被侵略者的家国。若要引入现有的外交叙事模式,亦可从人道问题、经济重建、社会发展等面相进行叙事工程,例如:既有的「一带一路」正是历史上丝路文化的重现,可建立有别于美国基于现实主义的世界秩序与价值体系。

    即使从权力体系析论,对中国最有利的选择更不会是一边倒向俄国,而是以攸关利益的调停者身分平衡美国的离岸平衡战略,藉由美俄欧的不同关系扮演平衡者,同时边缘化印度的立场,谋求最终由中美共同领导乌克兰重建,实现取各国关系之差,求诸国利益之和。美国总统拜登与习近平3月18日的通话,便隐含背后的欧俄双方为管理中长期损害,尝试调停战事。  

    虽然中美根本立场迥异,且美国还具有两面大洋环绕的离岸平衡优势,但美国作为世界秩序与公共财的最大提供者,维持欧亚大陆关系与权力的平衡仍是利大于弊。为顾及欧洲盟邦重整应对所需的时间与资源,同样也使俄国受惠,但欧盟非铁板一块,比俄国更需时间整合意见和建构战略韧性,中美调停各国,于上半年画下乌俄战事的休止符,实合乎国家理性,符合各方利益。